木桩子子子

konokuro|悠守
看不得拆家,看一次炸毛一天
偶尔画垃圾画写垃圾文

翻到以前当过头像的宿主

做立牌的图,发一下

过于沙雕不打tag了

悠守

一个片段


Amazon会做•吗。

准确说,会有想做•的冲动吗。

悠和守不知道色情杂志是什么,人类的身体他们只能联想到肉块。

单纯的认知在与人类的接触中,悄然地产生了新的东西。

不同于亲情和友情,是一种很奇妙的感情。

这种感情促使他们接触,产生嫉妒,过度保护。

然后不知这为何物的他们,只能用现有的感情来解释。

“我们是同伴嘛。”

悠守

•剧场版杀我



接触到穆克这个孩子时,悠就有股很熟悉的感觉。

当穆克跑来请求自己留在福利院,悠就想到了,是守君。

一样的与世无争,一样的善良,准确说,福利院的孩子都是这样的。

为了他们的幸福安全,悠选择了离开。


与久别重逢的驱除班相聚,三崎的一句你好,让悠一瞬间回到了最初。

七年前,大家还是一队,守会在换药时喊痛,三崎一如既往开着玩笑,然后被高井臭骂一顿。

悠情不自禁地抬头,却对上院长面无表情的脸。

总归是放不下的,守对悠来说,是永远无法释怀的存在。

“不行,我要和悠一起去!”

“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不想把大家也卷进来。”

“这怎么行。”

高井拿起硬币时,悠就投降了。

两年前,海边,悠将自己的硬币放在守的硬币旁边,结束了一切。

可是每次再见到驱除班,见到象征友谊的硬币,守的身影就在眼前挥之不去。

“那个不错吧,大家都戴一样的。”

守君。

“守君。”

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没有说话,美月见状立刻上来转移话题。

恍过神的悠开始着手调查福利院的内幕,结果得知了恐怖的真相。

保护他们!必须保护他们!

悠在劝说无果后,依旧想拯救那些被洗脑的孩子们。

所以穆克被带走后悠拼命跑去救她。

结果赶到时,是一身是血的穆克。

“我被玷污了……我想活下去……抱歉……”

“我……吃了山崎君的手……”

那个雨天突然冲进悠的脑海里。

在哭,是守君。

是穆克。

“不是。”

不是这样的。

悠走过去直面满嘴是血的穆克。

就如当初的守一样。

“吃也没有关系!”

“要是我能阻止你的话。”

悠的声音不自觉得颤抖。

“我应该尽力去阻止你的。”

七年前就该这么说了。

结果到头来我成为了虚伪的骗子。

对不起。

守君。

对不起。

悠牵起穆克的手,眼神无比坚定地说道:“走吧!”


全身的细胞叫嚣着疼痛,眼睛无法集中注意力看清东西,悠只能凭借本能向前爬去。

快要死去的穆克,发出微弱的声音。

“我们的生命到底是什么……”

“不由分说地被杀掉……不要……”

“是啊……”

悠看不清穆克的脸,只能拼命抓住她的手。

“这种心情实在无法释怀……”

“我没能保护那些孩子们。”

同样的场景再次上演了,没有吃人的Amazon被驱除,自己站在一旁却无能为力。

“悠桑……将我……”

“不可以……”

“反正我已经没救了……我想和你一起保护大家……”


“我会努力变强的,我想和水泽君一起保护大家!”


悠绝望地发出嘶吼,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哭,但是他就是难受的要命。

大片的记忆充斥着脑袋,与守逃亡的日子,和守定下保护同伴的约定。

还有守死去的噩梦。

“守君……守君……”

悠痛苦又无助地呼喊守的名字,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保护,是水泽悠的全部。

剩余的Amazon继续待在福利院,由水泽美月照顾着。

悠会定期回去确定他们的安全,然后继续踏上旅途。

悠以前跟美月说过,在守他们找到能够生存的地方之前,他是绝对不能死的。

现在也是,只要他们活着一天,他就绝对不能死。

悠对守也说过,和同伴找到能够生存的地方,当然不包括他。

其实如果不发生这么多事,悠想对守说。

“我们一起生活吧,我会保护守君的。”

悠望着没有尽头的路,戴上头盔,骑上摩托向前驶去。

剧场版的玻璃渣呜呜呜呜呜呜